weiiiii

本命:無法撼動SUJU💙
沉迷:EXO一米八五啵啵虎💛
洁儿黃豆無法自拔❤
內存条入坑中💚

《糖果》


《糖果》(玹容)

打歌行程捏造,宿舍情況捏造,我也不知道真實情況,各位看倌看糖就好,其餘OOC請忽視吧(比心),李泰容就是偏心不接受反駁!!

-

「等這裡結束我一定要大吃一頓。」摸著肚子的中本悠太表示自己真的很餓。

「我也我也。」餓到快撐不起笑容的董思成。

「孩子們再撐一下,結束我讓你們吃好吃的。」李泰容趕緊出聲算是安撫這一群吃貨。

這時化好妝髮的鄭在玹習慣的走到李泰容身邊,李泰容卻突然把他拉到一旁,轉身面對他,用背影把其他成員擋住。

「哥?」

李泰容緊張似的回頭看了一眼其他人,接著手伸進口袋拿出一個東西,鄭在玹也沒看清楚,只感覺手心被塞了一顆小小硬硬的球狀物。

思緒還沒轉過來,李泰容的腦袋已經湊到鄭在玹的頸邊,一瞬間鄭在玹感覺自己的心跳都漏了一拍。

「我知道在玹你也餓,先吃一下這個,但我只剩這一顆了,所以別讓其他人發現啊。」

也不等鄭在玹的反應,李泰容已經回到大夥身邊,也許是怕被發現吧。

握著手心李泰容給的那個東西,鄭在玹悄悄側著身子打開掌心,手裡那是一顆有著粉紅色包裝的草莓糖,鄭在玹認出那是李泰容最常吃的一款。

抬頭看向那個人,說著會給大家吃好料的要忍耐,卻偷偷把最後一顆糖給自己的李泰容,鄭在玹覺得自己要壓抑不住內心的喜悅和愛戀,想一把把他抱入懷裡,想跟他一起品嘗這顆糖果的甜。

「鄭在玹你餓瘋啦?」來自隊友金道英關心的吐槽。沒事笑得像一個傻子幹嘛?

終於結束了舞台的錄製,成員們一個接著一個下了舞台,鄭在玹悄悄地回頭看了一眼落在隊伍後的李泰容,刻意放慢了一步,順利地如料想的與他並肩而走。悄悄地拉著哥哥的袖口,一起回到休息室。

「啊~不行了,真的好餓啊。」率先躺倒在休息室裡沙發上的金道英發出哀號,畢竟他們一大早就先去了造型室,又馬不停蹄地趕到電視台,過程中只有堪稱敷衍地吃了塊餅乾充飢,剛剛又卯足全力的表演,現在是連動一根手指都費力。

「我也餓了!」李楷燦順勢壓到了金道英身上。像是某種連鎖效應,一旁的李馬克也跟著壓上去成為疊疊樂的一員。

「啊!」

「我也來我也來。」慢一步進來的李泰容看到沙發上疊在一起的幾人,一時興起也跟著撲了上去。

「李泰容!你們要壓死我了。」金道英終於發出怒吼。

「真是的。」帶著寵溺的音調,鄭在玹看著跟忙內一樣玩鬧的李泰容無奈地笑了一聲。

走向前將還不肯起身的哥哥拉起,順勢也拉了其他人一把,免得真的壓壞了可憐的金道英。他可不想被說是在虐待動物呢。

「道英哥還好嗎?」來自站在一旁的董思成遲來的關心。

「你小子剛剛也在看戲吧?」

「哥,相信我是愛你的。」

「隊友愛都是假的!」

「诶诶你們剛剛在玩什麼我也要啊。」剛被經紀人叫走的徐英浩這才回到了休息室,看著一夥人好像在做什麼好玩的事,好奇的問著。

「沒沒!哥你別靠近我。」金道英連忙坐起身,邊說著邊擺手,拜託,徐英浩那身板真壓上來,自己真的會扁掉吧。

莫名被隊友拒絕靠近的徐英浩覺得受傷。

「Johnny沒事,哥請你吃炒年糕。」剛剛在一旁看得可開心的文泰一終於出聲,拍拍弟弟的肩膀。

「哥我呢我呢?」一旁的董思成當然不會放過機會蹭吃的機會蹭到文泰一身旁。

「思成想吃什麼哥都請你!」

「炒年糕!」

「我想吃炸雞。」一旁的李馬克趁機乖乖的舉手說到。

「炸雞加一。」

「泡菜炒飯有沒有人要加一?」

頓時每個人都開始說著自己想吃什麼,菜名一個接著一個冒出來。聽的腦袋開始混亂的李泰容,最終還是決定先回宿舍再說,趕著眾人收拾東西上保母車。

「我已經叫炸雞了,然後我看冰箱裡還有一些飯,再炒個飯吧?」回到宿舍的李泰容第一件就是去到廚房。

「哥不累嗎?不夠再直接叫外賣吧。」董思成看著已經在找鍋子的李泰容。

「還好,簡單做一下,你們OK吧?」李泰容看向其他人。

「哥做的飯好吃當然沒問題啊,但......」金道英靠著廚房旁的牆壁。

「沒問題的話你們先去洗漱換個衣服吧。」金道英的話還沒說完,就先被李泰容打斷。

「好吧,哥我想吃泡菜炒飯喔。」

「知道了。」擺著手讓大夥快離開。

隨著其他人先離開,李泰容也捲起袖子洗過手,開始準備料理,正當做到一半時,突然伸過一隻手拿走自己手上的鍋鏟。

「在玹?」

「我來幫哥吧。」看到李泰容微微嚇到時瞪得更大的雙眼,鄭在玹不禁抿出了頰邊的酒窩。

「好啊,那你幫我把泡菜炒一下吧。」

「恩。」

看著身邊的鄭在玹,穿著再普通不過的居家服,頭髮還沾著水氣,軟軟的搭在額上,顯然是剛洗過澡,明明是如此樸實的模樣,卻讓李泰容不自覺地看閃了神。

直到鄭在玹終於忍不住,好笑的回頭看向李泰容。

「哥是不是覺得我很帥啊?」

「嗯,我們在玹做菜時真的很帥。」明明只是開玩笑地打趣,李泰容回過神卻非常認真的回答。

「那哥更帥了,當然不做菜時也很帥。」鄭在玹也帶著笑意認真地回覆。

「你就會說話。」李泰容伸手戳著鄭在玹的酒窩。

「我說的是實話啊。」

「是是,你說的都對,去把這菜也炒一炒。」

「哥也再多稱讚稱讚我啊~」鄭在玹趁著沒有其他人肆意的撒著嬌。

「害不害羞啊你!」李泰容低斥,如果忽略那已經泛紅的耳尖和那不具殺傷力軟軟的音調。轉身想拿盤子裝炒飯。

「哥~」鄭在玹當然了解李泰容的軟肋,發揮身為弟弟的優勢。

「啊!我們在玹不管什麼時候都最帥了!行了吧?」來自弟控屬性滿點的李泰容的妥協。

回過身想看爐子上的炒飯如何的李泰容不料卻直接撞進一副懷抱,剛抬頭想問怎麼了,雙脣先一步被懷抱的主人佔領。

「道英哥你說他們是在做飯還是秀恩愛啊?」趴在沙發背上的李楷燦看著廚房裡的兩人問到。

「有飯吃就行了。」金道英無力地回答。

「我就怕他們忘記我們還餓著肚子......」

「不至於吧,只要在玹收斂一點的話......」金道英沒什麼底氣得說,那位貪吃又腹黑的小香豬懂得收斂嗎?

假裝沒看到來自客廳那一雙一雙窺視的眼睛,低頭看著不管是耳尖還是雙頰都已經紅透的人兒,才吻了一下,雙唇也變的紅灧灩的。

「哥比糖果還甜呢。」親吻李泰容的髮頂,鄭在玹摟在懷裡人腰間上的手更加用力。

「在玹說什麼?」還沒從突如其來的吻中回過神,李泰容隱約只聽到糖果兩個字。

「我只是突然想吃糖果了。」覺得露出迷茫神情的李泰容真的可愛到犯規的地步,但礙於菜還在爐子上,鄭在玹只能忍下再把人親一遍的慾望,把懷抱鬆開。

@
「剛剛忘記買了,明天再去買一些吧。」李泰容真的相信了。

「內~」鄭在玹內心偷笑表面乖巧的應答。我晚上就可以吃了啊,名為李泰容的糖。

如果李泰容知道此時鄭在玹的內心活動,應該會抄起身旁的鍋鏟敲下去吧。

其他隊友表示:鄭在玹你吃糖之前可不可以先把飯給我們吃啊!!我們吃狗糧不管飽的啊!

-END

作者表示:我可以!只要給我狗糧我可以活一世紀,我大玹容發糖吧切拜

评论(4)
热度(40)
©weiiiii
Powered by LOFTER